【叶黄】QWERASDFZXCV(7-8,end)

哎呦我的妈啊太喜欢这篇了。。太太的叶黄可能是我最喜欢的叶黄了

eilinna:

再屏蔽我要打人了。


  


(7)


 


一大早黄少天偷偷溜回去,刚一刷自己房间的门就见喻文州洗漱完毕,正拿着黑皮小笔记本往训练室走。


“回来了?”喻文州微笑着问。


黄少天有点心虚,“嗯”了一声推开房门。


“下次记得请假,让叶修帮你打个电话过来也行。我只是有点担心而已。”


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把门卡扔到地上。


 


冬季转会窗前的最后两场比赛,战队为了磨合新战术训练量陡增。这周末主场对战神奇,下周末则是客场对战微草,擂台赛和团队赛的阵容都有所调整,半退休状的黄少天也重新进入紧张的备战期。正当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收到一条来自叶修的短信,点开一看是一串毫无规律的字母。


QWERASDFZXCV。这什么玩意儿。


黄少天盯着那一串乱码想了很久,又怕打电话问会去显得自己不够有智商,只好上网去查。刚在搜索栏输了四个字母他就发现不对——这不就是键盘左数四列按键按序排列吗,你耍我?


不过对方似乎没用过这么低级的手段,他挠挠头关掉了网页。


 


过了一个星期他才想到这串字母可能是那个对方发过来的加密文档的密码。


这密码设置还真是和本人一样不负责啊卧槽。他一边腹诽一边打开文档把密码贴进去,回车之后却不由一愣。


文档里的内容是十二年前荣耀里野图BOSS的刷新规律表,还有一些银武制作心得。这份文档的末尾写着至(错字)夜雨声烦,大意是自己之后要去打职业赛了这些网游绝版攻略就赐给小朋友祝他健康成长天天向上多花点时间做作业少浪费功夫在等刷新上。


黄少天先拉到文档底部看完了那段“至夜雨声烦”,然后回到文档开头逐字逐字地将内容重新看了一遍,胸中翻涌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


这个文档是对方一年多前发过来,他曾经以为是兴欣的什么核心资料被对方误传,出于职业道德以及兴趣缺缺就没试着破解密码;直到那天节目才知道原来这个文档是专门给自己的,而始作俑者竟然完全忘了密码。


他也就纠结了那一个晚上,第二天吃完饭把叶修送回酒店之后突然不那么想知道里面的内容了。那天晚上叶修喝醉了,说了很多真情实感的话,包括喜欢自己这件事。他之前就隐约猜到了,却不能接受。当年那件事让他吸取了教训,所以尽管这一年半中他不太愿意谈及情感话题,但说过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话,只是叶修从来都听不进去,于是当晚他换了种浅显易懂的表述。


说完黄少天心里有点难过。真话很残酷,喝醉的人不会记得他说了什么,如果叶修没有喝醉他反而难以出口。他终于理解为什么这些年叶修不肯告诉他当年的实情,所以从那天起他也打定主意不再问。


他瞪着电脑屏幕许久,忽然低头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忍住了眼眶里一阵莫名其妙的热潮。


现在他相信了,叶修是认真的。但是还差一点。


他摸过手机给叶修发了一条短信,【我看到了,谢谢】。十秒钟后一条短信回了过来,【你的智商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搞清楚那条短信的用途?】


感动的泪水瞬间截断,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放下手机,一秒将文档扔进了回收站。


  


第二周周末的常规赛是冬季转会窗前最后一场比赛,蓝雨客场对战微草,所以黄少天又来了B市。


这场比赛叶修专门买票去看了现场。体育馆内人山人海,他坐在中间一排,照明昏暗不易被身边人认出,位置勉强能看见台下阴影中的黄少天。


比赛开始后叶修发现了些许不寻常之处。首先是黄少天一改本赛季伊始以来专注守擂的风格,擂台赛第一个出场,刚好避开守擂的王杰希,在前面完成一挑三的壮举。但随后王杰希回敬蓝雨了一个一挑三,所以最后微草先得下一个人头分,现场群情激动。


接下来团队赛里夜雨声烦也罕见地上了场,和流云组成了双剑客阵容,本赛季蓝雨推出的新人狂剑则首次没有出现在团队赛中。叶修微微皱眉,这个阵容在上个赛季已经被摸透,各队也有相应的战术方案。但他很快发现夜雨声烦的风格已经和以往自己所熟悉的那种大相径庭,既不正面交锋,也没有在潜行走位,直接守在了灵魂语者身边。索克萨尔和两人并不在一个方位,和快速走位的枪淋弹雨、流云始终保持着三角站位,确保这两个角色都在他的施术范围内。而从屏幕上切换的微草各队员的视野来看,能够直接被定位的只有流云和灵魂语者,看来黄少天是利用卡视角将自己隐蔽了起来。


王杰希似乎有所准备,开局打得较为保守,所有游离单位都在打探蓝雨其他成员的位置,交锋也只是试探性地一碰,很快分开,重新布阵。


叶修看懂了蓝雨的意图,他想王杰希也差不多摸清思路开始押题了。与观众期待相左,这次夜雨声烦并不承担团队的进攻角色,而是一个注定被团队牺牲掉的弃子。蓝雨经常拿徐景熙做饵,暴露徐景熙的意图太过明显,基本不具备“饵”的作用;所以喻文州和黄少天才是这场比赛真正的饵。喻文州作出这样的安排尚不奇怪,但从什么时候起黄少天已经彻底摆脱自己原先那个风格,叶修思索许久也没得到一个准确答案。


王杰希幸运押中,将索克萨尔第一个送下场;但另一边黄少天已经送走了刘小别,和半途补位上来的李远一起将高英杰打至残血。徐景熙跟着两人转移至大后方,和许斌袁柏青纠缠许久,又赶在王杰希回撤之前放弃了黄少天和李远,赶去与流云和枪淋弹雨之间构成新三角。二十分钟的时候黄少天成功击杀许斌,被王杰希一击送下场,李远只拖住王杰希几秒,就让郑轩冷枪击毙残血的高英杰、卢瀚文一个80级技能将袁柏青推离战场中心顺便刷走30%的血。这场团队赛最终以黄少天与王杰希几乎零交锋、但蓝雨赢了一个人头分的诡异场面结束。


直到比赛结束场上场下的人都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黄少天虽然拿下两个人头分,但在这次团队赛里却是一次彻头彻尾的炮灰,如此出人意料的安排让蓝雨在逆境中扳回了一局。


两队重新走到台上、轮流握手退场时,叶修望着聚光灯下的黄少天,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或许人都有种惯性思维,以为其他人会永远像自己所熟知的那样一尘不变,所以会忽略一些明显的事实;只有当确凿的证据摆在眼前时,才能说服自己接受另一个人的转变。


也许黄少天不再追问那天晚上的事是因为对方已经不想知道了,并不是拒绝正面回答而是因为答案他一直视而不见。黄少天认为他没他想的那样喜欢自己和他认为黄少天会一直喜欢自己的逻辑可能是一样的,而这个推论缺乏了最重要的证据一环,那就是他从来没告诉过对方的那晚的实情。


 


 


(8)


 


散场之后叶修给黄少天写了条短信,按下发送键后就站在体育场背后积雪的绿化带里等着。一个小时后黄少天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地溜了出来,四下看看确定附近没人,才把口罩拉下来一点。


“冷冷冷冷冷死了,你就不能换个地儿?”黄少天抱怨。


叶修掸掉羽绒服上的烟灰,问:“去我家?”


“你又想干嘛?”黄少天警惕地瞥着他。


“请你喝杯茶叙叙旧不行啊。”叶修摊了摊手,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有事相谈”。


“我又搞失踪回去队长会念死我的……”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跟着他走出绿化带。


“就好像喻文州以前不知道你失踪去哪儿了似的。再说我现在又不在兴欣,他还能治你个通敌罪不成。”


黄少天顿时被噎住,乖乖跟他上了车。


 


叶修租的房子离体育馆有些距离,到家时已经接近十二点。黄少天也没和他客气,先借了浴室冲了个澡才跑到客厅烤暖气。


他递了杯速溶咖啡给黄少天,对方接过抿了一口就放到一边,拍拍沙发示意他坐下。“讲。”


叶修也不着急开口,先摸出打火机点了支烟,慢悠悠地抽了几口。“少天,我和你说件事。听完你不要太激动。”


黄少天听罢挑起一边眉。“别跟我说你要出柜啊。你出不出柜都没关系只要你好好做人我们还是朋友……”


叶修咳了一声,“没有。就是你喝醉那天……”


  


叶修把当天的真实情况说了一遍,为了防止黄少天产生什么误会把细节也大概说了。


黄少天听完张了张嘴,半晌没能组织出一句话来。他就坐那儿等着,一边慢条斯理地抽着烟。


过了不知多久黄少天说:“呃,我那晚没把你怎么着吧。”说完似乎立刻发现了口误,挠着头更正道:“虽然是你上我但毕竟是喝醉了瞎搞的,你要是觉得不妥就当没发生过我也当它没发生过你不欠我的……”


叶修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只有你喝醉了,哥做的时候清醒着呢。”


黄少天顿了顿,干巴巴道:“你能不打断我吗。”


他有点儿被这反应搞糊涂了:“好好。你继续。”


黄少天问:“你是因为这件事才想和我交往?”


“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且和这件事关系没你想得那么大,从你说不是老魏之前我就已经在考虑了。”他说得很简单,每个字却都沉甸甸的。


黄少天忽然沉默了,盯着咖啡杯出神。


叶修安静地抽完手里这根烟,按灭手中的烟蒂,重新从烟盒里磕了一根出来点上,然后将萦绕自己心中整晚的问题托出:“其实你只是曾经喜欢过我,对吗,少天。”


黄少天瞬间僵住,表情复杂地挣扎许久,机械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真相,不能怪黄少天,对方一直说得很清楚但他完全没试着去理解过这句话。尽管有心理准备,一种近乎痛苦的遗憾还是攥住了他的心脏。“没关系,这是我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件事想问你。”


黄少天闻声抬头,示意他继续。


“你为什么觉得我没我想的那么喜欢你。”


黄少天愣了几秒,忽然苦笑起来。“那句话的前提已经不成立了。”看见他一脸莫名的表情,又咬了咬牙,一脸窘迫地补充道:“我一直以为那天晚上是我把你给……所以你才……”


叶修有点意外,假装用一阵咳嗽掩盖了想笑的冲动。“哥像是那种斯德哥尔摩情结的人?”


“我怎么知道。”黄少天低头掐了掐睛明穴,“我不想拖直人下水,尤其是你。但没有想到是你趁人之危。”


原本凝滞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叶修觉得刚才压在胸口的那种窒息感稍微褪去了一点,小心翼翼地回道:“你假装喜欢老魏在先,即使我有念头也被你掐灭在摇篮里了啊。”


“你又没表现出来,谁知道你那晚之前有什么念头啊!”黄少天又开始揉起头发来,“敢做就不敢大大方方的承认吗!看错你了老叶!”


“冤枉啊黄大大。你那天早上的表情像是要杀人灭口,我怎么说?”


黄少天抱头乱搓了一通之后就靠在沙发上不动了。叶修看着指间快要烧到尽头的烟蒂,最后抽了一口,将它丢进烟灰缸中。


“我喜欢你,认真的。”叶修站起来,将客厅的窗户推开些许,然后回头看向黄少天。“我们之间还有机会么?”


黄少天仰头望着天花板发呆,过了许久才回了一句:“我不知道。也许吧。”


于是叶修不再追问,视线转向窗外。


 


这年季后赛决赛是微草对轮回,黄少天跑过来观赛顺便在B市多待了几天。叶修问他要不要住自己那儿,黄少天爽快地拎着行李就去了。


两人窝在家里整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一起打游戏,连睡前活动也是拿着彼此的手机刷掉对方先前的祖玛最高分纪录。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近一周,叶修终于觉得他们应该出去走走。


他问黄少天想去哪儿,黄少天说去爬香山,他勉为其难地带着对方去了。他体力不比定期健身的黄少天,爬一路休息一路,等到爬到平台时已经不想继续往上走了,于是坐在一边休息。


黄少天去买了两瓶水,递了一瓶给他然后陪他坐着。过了半晌对方突然问:“你不是忘了那个文档的密码吗,后来又是怎么想起来的。”


“没想起来。我勉强记得当年设密码的一点习惯,试了三天试出来的。” 他诚实地回答。


“哦。你当时为什么把那玩意儿发给我?”


原来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了啊!——自己难得的一腔柔情空付水,叶修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你喝醉那次,说我不记得以前在网游里就见过你。空口无凭当时也没回答你,后来就找到这点东西。”


黄少天刚一张口,一阵山风呼啸而过,把话音全吹散在风里。风停后黄少天低头呸呸呸地吐了半天沙子,他见状把自己喝剩的半瓶水递了过去。


黄少天漱完口吐在一旁的花花草草里,用手背擦了擦嘴,就着这个姿势闷闷道:“没诚意,好歹连着密码一起发过来啊,谁他妈知道你那个文档究竟是想让我看还是不想让我看的。”


他扯开黄少天的手,用拇指帮他揩干净嘴角。“这不时间太久了吗,我都忘了还设了密码……”


黄少天没再说话,扭头看向远方。叶修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山脚下的城市像个微缩沙盘般不真实,时间长了会让人产生一种不适的眩晕感。于是他背靠着观景台的栏杆,将视线落回对方身上,一边慢慢抽着烟。


过了半晌黄少天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在看见自己的瞬间犹豫了,又转回去看风景。这么来回四五次,他终于忍不住用夹着烟的手拦了一下。“别转了,我看着眼晕。”


黄少天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用0.4倍语速说:“我喜欢你是刚在荣耀里碰见你那会儿……”


“噗——”他一口水喷了出来,震惊地接过对方递来的纸巾。“你那会儿才多大?!”


“早熟不行吗!”黄少天怒道,“然后等见了你真人之后就幻灭了!”


“咳。”他默默拿纸巾擦干净身上的水。


“过了几年,我大概又喜欢上你了……”


“你后面还喜欢上我过几次?”


“我靠再打断我就不讲了。”


“好好好,你继续。”


“但那个时候我觉得没什么可能,时间长了感觉就淡了。别以为假装看风景我就不知道你在笑!……后来就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我得澄清一下,那天毕竟是你先说喜欢过我的。”


“要点脸会死啊老叶!我说的是喜欢过又不是喜欢而且你那天是趁人之危懂吗懂吗懂吗!”


“这是我的错。然后呢?”


“……。看着你就完全说不出来了。”


“……”


 


那天晚上进家门之前黄少天忽然拽住叶修的领子,仰头在他嘴上碰了一下。叶修愣了几秒,对方已经从他身上摸过钥匙开门进屋。


他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里,心情却很平静。过了片刻黄少天拎着衣服去洗澡,发现他还站在门口,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边嘟嘟囔囔地吐槽:“至于吗?又不是把你扒了给上了……”


叶修忽然低头笑了笑,反手将门一锁,拽着黄少天吻了回去。


  


 


END


  




后记:


其实我都有点忘了我本来要写啥了……这是一个喜欢的情感在时间上错位的故事,阿黄喜欢了老叶很久但觉得老叶是个直男于是早早放弃了,拖的时间长了当年的喜欢也就变成了纯粹的亲近。老叶老早怀疑阿黄喜欢自己但当年还不够弯()所以只是逗逗对方玩儿,后来够弯了的时候又以为阿黄喜欢的是老魏就没继续深入,直到阿黄酒后失言才开开熏熏以为两情相悦地上了……


阿黄醒来之后心情比较复杂,他以为自己把还没有恋就失恋的直男朋友给睡了,愧疚又害怕,结果更惊悚地发现对方好像一睡打开了新世界。他以为老叶只是因为上了一次床就以为自己弯了不是真弯,而且自己已经过了那个喜欢对方的时候,所以不敢和老叶继续深入。老叶觉得阿黄是喜欢自己的所以没搞懂阿黄为什么不能接受自己。兜兜转转最后终于说开了两人重新开始。就这样一个很无聊的故事……

标签

评论

热度(343)

雷崩不雷逆,无墙不吃shit。
同人狼。话痨。
如果没看清转载了不能转载的请敲我删除致歉!

-洋葱栽培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