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维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房间里。
埃尔文交代完加冕仪式后看到他在窗台坐着,灯也没开,不知是在看楼下的小朋友们还是在看地平线那一面的世界。
埃尔文侧坐下来从背后把里维收进怀里,低头轻碰他的脸颊。
“肯尼是我母亲的哥哥。”
“他教会我用刀之后就丢下了我。”
 
“你也会丢下我吗?”

授权

评论

雷崩不雷逆,无墙不吃shit。
同人狼。话痨。
如果没看清转载了不能转载的请敲我删除致歉!

-洋葱栽培室-